今天是:  
 
给父亲的一封信

【发表时间:2014-5-12 14:43:58】【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宋体: 】【作者:周昶伶 

亲爱的父亲:

这一夜我对你的思念甚是浓烈,于是提笔给你写下这封信。前几日你四十五岁生日,我才恍然,我竟与你整整相依十七年了。这十七年来我们之间的感情很是微妙,记事以来,从三姑六婆的家常闲话中便听得这样一个记忆,我刚出生其实并没有得到你的喜爱,当你从报喜护士口中听得我是一个女孩儿时你甚至不打算看我一眼。在奶奶的再三要求下你才勉强答应看看我,而在他们口中,你看我那一刻充满了神奇色彩,因为就那一眼你便从心底接受了我。后来很多时候我会想,是不是在那一瞬间,你彻底相信了血浓于水,骨肉情深。

九八年初,我年满一周岁。我和那时我还应称为母亲的女人回到了老家。而你继续留在深圳打拼。童年六月,你回家见我,这一见你却再也舍不得离开。为此你决定放弃深圳发展的无限前景以及老板对你的高薪厚爱。你留在家乡白手起家,本若只是这样那日子也该有滋有味。但回来第三年,嗜牌如命的母亲让家境窘迫起来。母亲几乎整日在牌桌上,常常几个月不见人影。那时你也在事业奋斗期无心照顾我。那时我不过三、四五岁,怎样度日至今我都记得。那时我常会在自家店里抓一把给客人准备的开胃花生,抓一把瓜子,在搬上一个大点的凳子和一个小点的凳子。小小的我坐在凳子上,大点的凳子就成了桌子,把花生瓜子放在那上面我就佯装成了小商家。同街做生意的一些大人偶尔回来我这讨点花生瓜子吃。而这样一座,便是我的一天。十点过后你才忙完,把早已熟睡的我抱回家。那时日子真是一日过得不如一日,家底本就有限,母亲还在外日夜借钱赌博,欠了钱便向你来讨。那些日子我最害怕的就是夜晚敲门声,因为十有八九是来讨债的。每到这时你就小心翼翼把我房门所红啊再去开门一个人应付走那些债主。这件事是我在很后来你无意说起时我才知道,有一日你打发走那些债主头一回发现我竟就站在你身你与后,你突然间泪如泉涌,而我抱了抱你,说:“爸爸不哭,爸爸有我”。

那便是我与你最难熬的岁月了吧,说也奇怪,你与母亲离婚后我们的日子竟越过越好。我深知这都是你用汗水一点一点打拼出来的,但是经济的好转却让我们的感情变得淡薄了,你没日没夜的应酬,反复无端的脾气让我对你有了隔阂,因为你对我很少过问再加上我本就无心学习成绩竟然一落千丈。五年级下学期数学第一次拿到仅有三十分的试卷,在害怕与挫败的促使下我决定我要离开你。第二天我收拾好行李便打算离家出走。天性的一意孤行吧,我丝毫没有犹豫便上了车。三个小时的车程,这段时间里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发现我不见,不知道你有多么着急。后来在他们谈话中我才知道你动用一切关系。甚至把车站监控调出来为了找到我。我离开仅一天,你马不停蹄赶到我面前。我记得你那样子特别憔悴,你几乎用请求的语气跟我说:“考不好没关系,跟爸爸回家好吗?”若说你是在我出生时见我那一眼相信了血浓于水,那么我就是在这一秒真正意识到,我没法离你,你是我生命里不可或缺的。

就这样,我在你的庇佑下成长,如今我以长大到可以独自在异乡生活了。我记得你送我来大学的这天,你帮我鞍前马后,什么都捯饬的妥妥当当。当你要走的时候一直在看我,目光如矩。而我却一直回避着你。那日你车开到收费站,整个人泣不成声,后妈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跟个小姑娘似的,你竟吼她:“她不是你生的你养的!你没感情你不懂!”

这一年来,生活他方。看多了人情世故,自然也就成熟了不少。但是在你眼里我依旧是个小屁孩,什么都不会做也都做不好,又混又懒。每次回家你还会对我百般唠叨百般挑剔,让我很是恼火。我几乎把所有的角色都扮演的很漂亮了。听话的学生、重情的朋友,但为何一直做不好你的懂事女儿,为何在你眼中我总是不够乖巧不够爱你。曾经我也埋怨于你不理解我,但如今我想自身原因可能更多吧。我留给你的通常只是一个背影,一句“不我出去玩了”,一张购物清单。而我对你的唉对你的关心都在心中从来未真正向你表达。但是啊,爸,我只是想在你的怀抱里再任性个几年,让你的背脊硬朗的久一点……再久一点……

诗经有云: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抚我、畜我、长我、育我、顺我、复我。而成长至今。当父当母的都只有你一个人啊。我知你也有隐忍酸楚,然而你把一切用你的坚忍背负,你甚至百炼成钢将碎牙和血吞。你最常跟我讲的话是:“不要去羡慕别人,更不要嫉妒,但是你也不要让别人嫉妒你。俗话说枪打出头鸟,是指爱出风头的蠢鸟。凡事不要想着锋芒毕露。但该出手时就不要怯。”我想如今我不爱争不好抢但到了非要做不可也无所畏惧与父亲的话是脱不开关系的。

想想今后我们能在一起的日子越来越少,你时常会说:“囡囡毕业了就在家附近找个地方工作得了,别离爸爸太远。”我想啊,你觉得自己真的老了,你开始需要我并且会越来越需要。你也会开始想要我的关心和照顾。每次回家看你眼角又被岁月刻了几道伤痕,头发又染了几丝风霜,我都特别想抱抱你跟你撒撒娇。想让你知道你还有个小宝宝,你还一点儿也不老。

父亲,这夜繁星如虹。我想你早已入眠,不知你睡得是否安稳不止你是否好梦。夜半惊醒的毛病有没有好些?我在这里都好,你别太挂念。

父亲,夜已深。我也要睡了。你要记得啊,我们才陪伴了十七年,今后还有好多个十七年的陪伴。风雨无阻,我们都要在彼此身边。

打印此页】     【关闭
 
   
 

Copyright(c)2005--2007 湖南民族职业学院成长网.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湖南省岳阳市学院路湖南民族职业学院 电话:0730-8671087 E-mail:hnvcczw@126.com

版权所有:湖南民族职业学院学生保卫处·团委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